江泉实业原控股股东零增持遭诟病

2021-07-19 15:30 阅读次数:

  上周五(10日),上交所通报了2019年沪市上市公司信披违规处理情况:2019年,上交所针对信息披露违规行为发出公开谴责40单,通报批评103单,监管关注决定106单,同比分别增加25%、63%、33%。纪律处分与监管关注共涉及110家上市公司,533名董监高,39名中介机构人员。经济导报记者注意到,江泉实业600212股吧)(600212)原控股股东增持承诺未履行(承诺期满零增持),遭到上交所点名批评。

  首先,是资金占用、违规担保等侵占上市公司利益行为。据悉,近年来上市公司经营内外部环境复杂,部分控股股东、实际控制人设法通过资金占用、违规担保等手段,触碰侵占上市公司利益的“底线”。上交所全年处理重大资金占用、违规担保案例22单,涉及公开谴责、公开认定案件13单,同比分别增加120%、333%。典型案例包括:ST辅仁巨额资金被控股股东及关联方占用;ST安通实际控制人绕过公司内部程序,将下属子公司资金划转出借给关联方等。

  二是“三高类”(高溢价、高商誉、高业绩承诺)重组后业绩承诺未履行行为。更有甚者,为逃避补偿,个别交易对方实施财务造假等恶劣行为。全年处置相关案件13单,相关市场参与主体143人次。典型案例包括:黄河旋风600172股吧)重组交易对方未能客观披露对标的资产的业绩预测,未能保障重组标的披露真实业绩,并导致标的公司失去控制,被公开谴责;圣济堂600227股吧)重组标的虚增营业收入、净利润,以此实现业绩承诺,交易对手方被公开谴责。

  第三,是增持承诺未履行行为。为规范相关主体承诺行为,防止内部人通过“忽悠式”增持计划拉抬股价,监管层已处理大股东违规案件12单,董监高违规案件5单。其中的典型案例,包括粤泰股份600393股吧)实际控制人、江泉实业控股股东、文投控股600715股吧)第二大股东发布高额增持计划,但承诺期届满一股未增,被公开谴责。

  其余三类违法违规行为,包括未按计划执行股份回购、年报财务造假及未按期披露、中介机构未勤勉尽责等。

  “江泉实业原控股股东的零增持行为,之所以广受诟病,皆因其影响较为恶劣。”一家鲁股的董秘对经济导报记者表示,毕竟,金额较大的增持计划最终却未予实施,违反了其向市场作出的公开承诺,更可能对投资者决策造成重大误导。

  去年8月9日,上交所披露称,因江泉实业原控股股东深圳市大生农业集团有限公司(下称“大生农业”)一项不低于2亿元的增持计划到期未实施,且未及时披露无法实施增持计划的风险,上交所决定对其予以公开谴责。

  大生农业未实现增持计划的主要原因系其债务问题。2018年4月-7月,大生农业主要银行账户被司法冻结,其持有的江泉实业股份也先后被多轮冻结。为解决债务问题,2018年12月,大生农业将其持有江泉实业的全部股权(占总股本13.37%)对应的表决权全部委托出去,放弃上市公司控制权。

  上交所查明,2017年12月7日,江泉实业曾发布公告称,时任控股股东大生农业及其一致行动人计划于公告披露之日起6个月内增持公司股份,累计增持金额不低于2亿元。随着增持计划到期且经过了2次顺延,大生农业依然未能实施该增持计划,最终增持金额为0元。

  然而,江泉实业在2018年3月-6月披露的增持计划进展公告中,均未提及因大生农业资金冻结而可能无法完成增持计划的风险,也未及时披露其持有的上市公司股份被冻结的事项,直至2018年7月才首次披露了上述风险。这样的信息披露,显然构成了违规。